中國人像攝影學會合作媒體
黑光網 首頁 > 影樓資訊 > 熱點資訊 > 盡管我們都是“攝影師” 但我們不一樣……

盡管我們都是“攝影師” 但我們不一樣……

轉載自:蜂鳥網 2020-03-14 我要投稿
分享到:

  盡管我們都稱自己為“攝影師”,但我們所關心的,我們所感興趣的內容,我們拍攝的方式,我們所擅長的題材都是截然不同的,并且每個人對照片、對攝影、對視覺的理解,也因為自己所擅長的攝影門類和領域不同所因人而異。
 

  從大多數的攝影門類來說,通常可以歸納為新聞、靜物、人像、自拍、戶外、極簡(抽象)等等,或是以相機的類型(大畫幅、LOMO、膠片、數碼)做以區分。攝影的分類方法多的數不清,并且相互之間的欣賞和評判也無法做到完全公平,哪個好哪個不好或是誰高誰底,這是難以具體量化的問題。但從拍攝照片的方式和構思過程來看,依然可以簡單歸納為以下幾種不同的模式。

  狩獵者/目擊者

  這種方式的有趣之處是在拍攝中隨機尋找瞬間,捕捉事物,以動態地方式坦誠地觀察世界。它們有時很有趣,或者好奇,或者視覺上很吸引人。攝影師沒有“看這里”或“請笑一下”的命令,幾乎沒有后期,通常是有限的裁剪和基本的曝光類型的調整,像素不會移動。這種方式主要出現在街頭里,多數情況是處于沒有回報的興趣拍攝。
 

  例如:亨利·卡蒂爾·布列松(Henri Cartier-Bresson)、安德烈·克特茲(AndreKertesz)、埃利特·埃維特(Elliott Erwitt)、瑪格南攝影師等等。

  “導演”

  通常是攝影棚里完成的照片,但也有在戶外進行拍攝的。攝影師控制拍攝對象,控制光線,控制服裝等一切因素。攝影師是導演,有時還要調動整個團隊,一個致力于按照工作流程完成事情的人,甚至在名人面前,他依然要高人一等。多數情況,這些攝影師是付費的,甚至是需要提前預約并確定方案的。
 

  例如:安妮·萊博維茨(Annie Leibovitz)、歐文·佩恩(Irving Penn)

  狙擊手

  這類攝影師是同樣可以看做狩獵者/目擊者,但這份工作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,這種區別很重要。比如拍攝野生動物,體育運動,或者有新聞價值的活動。這需要耐心,多數情況也會得到回報。他們知道如何在鏡頭前等待罕見的事情發生。這需要計劃,其實說白了就像“搶劫”一樣。
 

免責聲明: 本站部分內容、觀點、圖片、文字、視頻來自網絡,僅供大家學習和交流,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。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權、著作權、肖像權的內容,請聯系我們(0536-2986556),我們會立即審核并處理。
網友評論
專訪新生兒攝影師桃子
專訪新生兒攝影師桃子
很多黑光圖庫的網友對桃子老師一定不陌生,他的作品總是給人一種幸福溫馨的感覺…
專訪修圖師溪溪
專訪修圖師溪溪
伊人如畫,歲月如歌,一幅幅充滿靈秀之氣的古風人像攝影作品均出自修圖師溪溪之手…
專訪兒童攝影師吉祥
專訪兒童攝影師吉祥
到兒童攝影,呈現在大家腦海里的一定是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和天真可愛的表情…
專訪安文超修圖培訓機構
專訪安文超修圖培訓機構
學習僅僅是技術進步的開始,只有不斷的努力和探索才讓充實自己,讓自己離目標更加的接近…
專訪數碼師范文杰
專訪數碼師范文杰
他在這個行業已經工作十余年了,他見證了攝影從膠片時代到數碼時代的過度…
專訪攝影師曉俊
專訪攝影師曉俊
人生沒有捷徑,也沒有高速路,想要做好任何一件事情,都是不容易的…
專訪攝影師霖灝
專訪攝影師霖灝
我們請到了“五月映畫”工作室的攝影師,當然也是這家工作室的創辦人,霖灝…
專訪中國金夫人集團總裁周生俊
專訪中國金夫人集團總裁周生俊
一位在人像攝影行業辛勤耕耘49年的和藹可親的長者,取得的輝煌讓他在行業里…
热博rb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